< style="background-color:#fff;" id="top">

行业新闻

超20公司环保“事发” 建新股份治污5年未完成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8-07-06  浏览:

6月28日,国家生态环境部官网上发布了一篇《沙钢集团百万吨钢渣弃置江边 威胁长江水生态环境安全》的文章,文章指出,沙钢集团“对中央环保督察组交办的烟尘污染问题却重视不够,整改敷衍,一犯再犯,而且长期累积的百万吨钢渣等工业固废随意堆放在长江岸边,污染周边土壤和水体,威胁长江水生态环境安全”。

这是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陆续公开的典型案例之一。沙钢集团是上市公司沙钢股份的控股股东,此前,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陆续公开的环境污染案例中,已经涉及蓝丰生化、罗平锌电、*ST三维、辉丰股份4家上市公司。

根据国家生态环境部官网披露,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6个督察组于2018年5月30日至6月7日陆续对河北、内蒙古、黑龙江、江苏、江西、河南、广东、广西、云南、宁夏等10省(区)实施督察进驻。“环保回头看”同时也由地方环保部门在各地展开。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还有众兴菌业、东江环保、万年青、岱勒新材、渤海股份、安纳达、芭田股份、石英股份等16家上市公司公告,公司或关联公司因为环保问题遭受处罚或被通报。记者发现,这些企业普遍存在于化工、钢铁、建材等重污染企业中。

蓝丰生化、罗平锌电遭点名后停产

“大量废弃反应釜、储罐、化工废桶、试剂瓶等被随意露天堆放,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堆放区域及周边有明显刺激性气味,一些废弃的反应釜有残液洒落地面并渗入土壤。”6月26日,生态环境部官网一篇文章称,2016年中央环保督察期间接到群众举报蓝丰生化的固废处置不当,当地环保局进行相应查处,而“这一处罚没有引起蓝丰公司的重视”。此次“回头看”督察组发现了蓝丰生化的整改不到位情况。

6月29日,新京报记者致电蓝丰生化,公司董秘告诉记者,关于固废问题“已经整改得差不多”,环保部文章中提及的“一些废弃的反应釜有残液洒落地面并渗入土壤”也“委托了第三方在处理”。

“主要是我们设备在检修,只是暂时把设备堆放在那里,环保部检查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物品”,蓝丰生化该董秘回应称,此次事件对公司“没有什么影响”。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6月14日,蓝丰生化曾公告称,自2018年6月12日起,除部分环保处理装置外,其余化工生产车间实施停产整治,预计停产时间约2个月。“停产期间预计将减少公司净利润约2000万元,对公司2018年度经营业绩产生较大影响。”

6月27日,蓝丰生化再发公告,页面访问,称目前公司生产装置已经全面停产,同时公司委托专业第三方根据公司的“三废”产生情况及治理措施进行详查,编制切实可行的科学治理方案,并聘请国内相关知名专家进行评审,通过评审后扎实推进实施。

上市公司罗平锌电的环保问题更为严重。6月21日,生态环境部发文《曲靖市委市政府官僚主义 上市公司环境污染触目惊心》,其中提到,上市公司罗平锌电存在严重污染环境的问题。

罗平锌电的环保问题在2016年就已提出,曲靖市于2016年12月制定整改方案并提出:“2018年底前完成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10万吨含铅废渣无害化处理”。2017年年度报告中,罗平锌电称,“公司目前各项防治污染设施的建设和运行状况均为良好。”

近两年时间过去,罗平锌电却依然被发现“危险废物底数不清,随意堆存。据督察人员估测,堆放总量应在10万吨以上;厂区管理混乱,污水横流。电解车间管理混乱,将沾染有高浓度重金属污染物的电解板随意露天堆放”。

6月29日,新京报记者致电罗平锌电,公司对外的新闻发言人对记者表示,已经在对污染进行整改,但公司受曲靖市罗平县政府要求,罗平锌电不能单独对外详细回应,“相关的内容统一到县里宣传这一块,我们现在不可能很具体地做采访。”

6月25日,罗平锌电收到曲靖市环境保护局下发的通知,为整治公司存在的环境问题,决定从即日起对公司涉及锌冶炼生产线实施停产整治,须于2018年10月31日前完成存在环境问题的整改,经市环境保护局组织验收后方可复产。

根据曲靖当地新闻报道,在生态环境部发文后当天下午,曲靖当地政府就召开会议,计划在今年10月31日前整改到位。

辉丰股份被立案侦查,*ST三维28人被罚

记者注意到,生态环境部还通报了盐城市的上市公司辉丰股份长期非法处置和违规贮存危险废物、沙钢股份控股股东沙钢集团百万吨钢渣危害长江水生态环境安全、山西三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T三维)违规倾倒工业废渣污染农田等典型案例。

对于生态环境部的通报,证监会等监管层也对上述公司展开调查或问询。

6月21日-6月25日,罗平锌电相继收到了深交所中小板的关注函、云南证监局的问询函、环保部门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罗平锌电还公告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4月20日,辉丰股份的违规情况遭到生态环境部的通报。4月20日当天,辉丰股份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三天后收到了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辉丰股份遭调查。根据辉丰股份公告,除环保车间外,其他生产车间实施停产整治。此外,因涉嫌污染环境罪,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季自华已在5月15日被执行逮捕。

6月5日,辉丰股份公告,近日从盐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获悉,其对公司以“单位涉嫌环境污染罪”进行立案侦查。

4月17日,媒体报道*ST三维违规倾倒工业废渣污染农田,生产废水直排汾河。18日,*ST三维收到深交所关注函,19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

5月25日,*ST三维收到证监会山西监管局的行政处罚告知书称,2014年至2017年,公司陆续收到洪洞县环境保护局出具的七份《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其改正环境污染行为,涉及罚款金额共计285.8万元。同时,其日常生产经营中存在多次排污超标的情形。而*ST三维在2014年至2017年的6份定期报告中,披露的环境保护相关内容,与其多次受到环保部门行政处罚的事实不符、与其日常生产经营中排污超标情况时有发生的事实不符。对山西三维的违法行为,对时任山西三维董事长王玉柱、董事长杨志贵、副董事长祁百发等28人进行处罚。

今年超20家公司环保“事发”

除上述公司外,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还有众兴菌业、东江环保、万年青、岱勒新材、玲珑轮胎、渤海股份、安纳达、芭田股份、石英股份、三超新材、兴业矿业、中航三鑫、武进不锈、南京熊猫、和胜股份、广济药业16家上市公司公告,公司或关联公司涉及环保问题,部分企业已经停产、处罚或被通报。

如6月26日众兴菌业公告,陕西省杨凌区环境保护局4月25日对公司全资子公司众兴高科进行了调查,认为众兴高科“年产5万吨有机食用菌循环利用 *** 化示范项目”存在环境违法行为,责令众兴高科停产整治,处以人民币50万元罚款并对其生产车间部分设备予以查封。

众兴菌业称,众兴高科目前日产金针菇80吨,约占众兴菌业金针菇总日产能的15%左右;众兴菌业及子公司将根据行政管理部门的要求进行整改。

6月22日,岱勒新材披露收到长沙市环境保护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当地监管部门发现岱勒新材旗下的成城车间存在私设暗管、车间需配套建设的环境保护设施未建成、未经验收,建设项目即投入生产或者使用等行为,对岱勒新材处以共计90万元的罚款。

上市公司万年青6月9日公告,公司被调查出环保问题整改不到位,存在原煤堆场未采取封闭管理措施、未按要求规范建设原煤贮存场所等问题,公司遭到江西省人民政府网的通报。

记者注意到,上述超过20家上市公司的环境保护问题中,近两个月占比较大。

三超新材6月5日披露公司因污水排放问题被南京市江宁区环境保护局处罚;渤海股份6月2日披露,旗下子公司因污水处理问题被石家庄市环境保护局处罚;安纳达5月31日披露,公司因废气排放问题受到铜陵市环境保护局处罚。

“红水”丑闻后建新股份治污5年未完成

2013年,上市公司建新股份就曾卷入“红水”污染事件。

2013年4月初,河北沧县小朱庄地下水呈现红色、近800只鸡饮水后死亡一事被媒体爆出,央视在报道中指出原河北沧州市建新化工厂对周边环境污染负有责任。建新股份沧县分公司表态,对因生产过程中遗留的污染源未能彻底清除作出检讨,并对造成的环境污染道歉。

据新京报2013年8月报道,在沧县小朱庄村,建新股份承诺的“治理工作”确已开始。此前受关注的“红水”不复存在,“肇事”老厂已被拆除完毕。

2018年6月29日,新京报记者来到沧县小朱庄村了解到,时隔5年的建新股份环境治理工作仍未彻底完成。留守在小朱庄建新股份老厂的相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介绍,由于土地治理需要较长时间,目前建新股份还在联合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对当时的污染进行修复。

据其出示给记者的一份《 *** 咨询合同》显示,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对小朱庄建新工厂场地地下水污染控制修复工程提供 *** 服务,合作期限为2018年至2019年。该厂长告诉记者,这份合同是才拟定完成,还没有正式签字盖章。

记者6月29日在建新股份的厂区外看到,该厂区外的河流中水质颜色正常,厂区后的小渠沟早已干涸。两栋未拆除的大楼较陈旧,许多玻璃都已破损。

小朱庄村民告诉记者,2013年“红水”事件爆发后,建新股份进行停产整改,村里就已经没有出现异味。村民喝的水也是深井水,生活上不受此前的污染影响。

根据建新股份年度报告,截至2017年12月31日,实施污染场地修复工作正在进行,已发生治理费用1034.27万元。

5月29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建新股份了解更多情况,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该热线只接待投资者,采访需要联系公司的宣传人员,但相关宣传部门的联系方式其并不能为记者提供。

过去6年超27家上市公司受环保处罚

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1年至2017年底,超过27家上市公司因为环保问题,受到了相关部门的行政处罚,包括浙江交科、国中水务、永东股份、*ST宜化、亚星化学等公司。

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上述27家上市公司制造业(证监会分类)占比超过85%,有23家。其中化学原料及化工制品制造业的公司有龙蟒百利、永东股份、亚星化学等8家公司;永安药业、神奇制药等6家为医药制造业公司;云海金属、太钢不锈等4家为有色金属冶炼或黑色金属冶炼企业,还有5家分属橡胶、汽车、农副产品加工等行业。

2017年11月,云海金属下属子公司惠州云海因大气排放物超出排放标准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2017年9月,惠发股份公告称,全资子公司山东新润食品因存在环保未验先投,批建不一致的环境违法行为收到了诸城市环境保护局出具的《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

这些曾经被处罚的公司中,不少公司发布公告称整改已经完成。但也有部分公司没有披露相关的整改完成情况。

2016年,上市公司赛升药业控股子公司收到环保部门行政处罚的报告,旗下子公司赛而生物部分废水排放超过规定的化学需氧量500mg/L的排放标准被处罚。记者查阅赛升药业2016年、2017年的年度报告发现,赛升药业未对该事件的整改情况进行披露。

2016年,鲁抗医药披露所属锅炉二氧化硫超标,公司收到山东省济宁市环保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在公司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年度报告中,也均未披露相关整改完成情况。

IPO、再融资、并购重组中,环保问题受关注

今年5月,闽华电源IPO被否。在2018年1月证监会官网披露出的反馈意见中,发审委就曾问及,闽华电源所处行业为国家环保部规定的重污染行业,要求闽华电源在招股书中补充披露:公司生产经营中主要排放污染物的排放量、环保设施处理能力及实际运行情况等内容。

5月21日,证监会表示,将继续落实好与原环保部签署的《关于共同开展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工作的合作协议》,研究建立上市公司ESG(环境、 *** 和公司治理)报告制度,持续强化上市公司环境和 *** 责任方面的信息披露义务。在IPO、再融资和并购重组审核中,要进一步加大对环保问题的重点关注。

据原环保部公布的《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指南》(征求意见稿):火电、钢铁、水泥、电解铝、煤炭、冶金、化工、石化、建材、造纸、酿造、制药、发酵、纺织、制革和采矿业等16类行业为重污染行业。

Choice数据显示,截止到6月底的315家IPO审核未能通过的企业中,招金励福、红旗民爆、泰达新材、宏泰股份等公司均属于上述的重污染行业。截至6月29日,沪深两市中有26家煤化工企业、34家火电企业、36家钢铁企业、65家建材企业、35家煤炭企业、22家造纸企业、36家纺织企业、173家医药制造企业。(记者 李云琦 实习生 樊悦池)

 

 

下一篇:没有了